你不知道的共享充电宝涨价秘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零售商业评论”(ID:xinlingshou1001),作者 李健华,36氪经授权发布。

2019年年度收入能否达到5亿元,将是共享充电宝行业的生死线。

共享充电宝的发展故事让人大跌眼镜。

无论是2017年初创造40天高密度融资12亿的记录,还是当初被大众质疑是伪风口、被王思聪公开吐槽,这两年,共享充电宝经历了从高潮到沉寂再到瞩目的抛物形曲线。

而这个行业再度备受关注的原因是——通过两年的市场验证,共享充电宝近期被爆集体涨价,已经成为共享类项目优先实现赢利的行业,啪啪打脸当初的外界质疑;今年8月,传闻本地生活巨头美团将在全国大规模重启充电业务,引人猜想背后因由。

“事实上,今年初,美团已经以投资方的身份跟所有头部企业在谈。”一位在头部共享充电宝企业任职的人士透露,“美团主要想了解各家的核心数据,这也是共享充电宝业务对美团最大的诱惑,现在自己来做不足为奇。”

而一位美团内部人士则说,虽然目前美团还没正式官宣重启共享充电业务,但这项业务已经证明是与美团的合作商户有高密度相关的行业,“之前美团没有看清楚赢利模式,所以不坚定,现在市场证明可以赢利,这项业务也能够增强美团的用户活跃度,肯定是有利的。”

美团会否入局不妨暂时放一边,共享充电宝开始赚钱这件事已经颇为明朗。

三电一兽(街电、来电、小电、怪兽)已相继宣布实现盈亏平衡和开始赢利。赢利的曙光发生在2018年底,街电CEO万里回忆,2018年下半年,行业产品经过市场验证实现规模营收,“几家头部企业陆续实现了赢利。”

随着市场证明共享充电宝能够满足消费者需求,这款充电项目越来越成为用户赖以使用的工具。

近日被推上微博热搜的共享充电宝涨价,它背后的定价机制是怎么来的?两年时间,这个行业是如何在线下展开凶猛铺点的?消费者的真实使用体验是怎样的?下文为你揭晓。

01 定价的秘密

使用共享充电宝一度让王月产生错觉。翻看手机里的使用记录,她发现自己在购物中心借的某款共享充电宝的价格是2元/小时,在火车站借的时候却变成5元/小时。

甘米也发现类似的情况。她在上海中山公园龙之梦使用的某款共享充电宝,封顶20元/天,但去到徐汇太平洋百货,封顶价格又变成了5元/天。

与共享单车统一的定价方式不同,共享充电宝的定价背后或许有某种规律的波动变化。

“整个行业有一个规律,共享充电宝1小时的定价,一般不会超过在这个场景内或离开场景后,可以很方便获取一瓶矿泉水的价格。”来电科技CMO任牧说,共享充电宝按照具体场景定价,它可以依据场景的特性发挥自己的营收能力。

比如电影院,一瓶矿泉水的价格在5到10元,但电影院内的共享充电宝价格最多只有2元/小时,这是因为,用户可以通过走出电影院,到隔壁便利店买到一瓶2.5元的矿泉水。这属于寻常的公开场景。

而一些极端密闭空间,人们进出成本较高,充电宝的收费会特别贵。以洗浴中心、演唱会和进行赛事的体育馆为例,用户必须购买门票进场,一旦手机没电,外出成本较高,这时候场景内的共享充电宝涨价到8元/小时也不是没可能。

也有把时间单位缩短收费的做法。原本以1小时为收费单位出现在寻常的公开场景的共享充电宝,在火车站等大型交通枢纽场景,它的收费可能会变成2元/半小时、1.5元/15分钟。

“现在我们都提前网上购票,一般不会在火车站等太长时间。”任牧说,“用户觉得,我可能就等20分钟火车,让我交1小时的费用,这事不干。但如果,15分钟收费1.5元,用户首先会觉得钱不多,充电时间刚好合适。”

不过,要强调的是,共享充电宝的定价和涨价并非只由企业单方面决定的。

以火车站商铺、闹市的酒吧为例,这类场景人流量大,使用率高,是共享充电宝企业梦寐以求的高质点位,这时商家具备较大的话语权。

一位在共享充电宝做BD的人士说,商家会按照自己的定位和要求去叫价,如果企业认为5元/小时的价格会让用户不满,商家可能会不选这家企业了,自然有别的企业可以接受这个价格,“因为商家是有分成的。”

事实上,即使共享充电宝普遍上涨,在特定情况下,人们大概率还是会用。当人们手机快没电,也没携带充电宝时,场景内的共享充电宝就会变成急需,议价能力变得特别弱。

上述BD人士说,其实共享充电宝在今年初已经涨价,现在几家头部企业都开始赢利了,即使涨一两块钱,该用的还是会用。

据万里介绍,目前街电的营收结构,主要以租金为大头,占90%。或许说,在一定合理的范围内,目前共享充电宝涨价还不会成为用户使用它的障碍。

02 攻线下,占下沉

据Trustdata发布的《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分析简报》,共享充电市场稳步成长,用户规模接近1.5亿人次。其中,共享充电市场份额占比,街电以28.6%排名第一,小电第二占比27.0%,怪兽和来电分别占比25.1%和15.6%。基本奠定“三电一兽”的行业格局。

两年时间,共享充电宝行业发展如此迅速,凶猛的线下点位铺设是重要原因之一。从2018年底到2019年初,你会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发现,共享充电宝不仅出现在大型购物中心、商超等热点位置,连街边的杂货店、美容店、奶茶店都能看到它的身影。

在广州荔湾老城区经营咖啡店的王韦记得,自2017年底开始,不断有共享充电宝企业谈进驻合作。共享充电宝分成策略是从2018年初开始的,先后同时进驻王韦的咖啡店包括:街电、怪兽、小电、来电以及云充吧。

在争夺据点的过程中,各家的地推不时挖墙脚。“A家的地推来到店里,看到我们放着B的充电宝机柜,他们会说,B家的分成不多吧?我们A家也有分成,可以给你多少比例,使用率高的话,后续可以再次提高分成比例,希望马上签约。”王韦回忆。

一开始王韦对共享充电宝进驻店内,并没有多在意。但后来发现,通过共享充电宝,在周末高峰时期,居然能够增加30%的客流——这30%是指,客人透过咖啡店的落地玻璃窗看到共享充电宝而前来借用,顺道坐下消费至少一杯咖啡饮品。

“怪兽、小电、来电的分成是4(商家)比6,云充吧分成最高可以达到8成。使用率高的时候,分成月入过千。”王韦说,作为商家,有分成当然欢迎,但更在意客人是否因为进来借用充电宝坐下来点东西喝,“这样会更加实际。”

王韦与共享充电宝企业签署的并非独家协议,对于那些炙手可热的高质点位,商家拥有极高的话语权,共享充电宝企业则要通过类似竞标的方式获取。

高质的商家永远是狼多肉少,对于这些高质点位,共享充电宝企业一般以入场费+分成的方式进行合作,入场费用低至数万,高至过百万,视点位具体质量而定。

据万里透露,目前头部连锁型企业以招标形式与共享充电宝企业合作是比较常见的。头部连锁企业更倾向招标,因为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共享充电宝企业到底能出什么价格,通常会把每一家充电宝企业都叫过来,让这些企业彼此竞争。

“通过竞标,能够看出充电宝企业的精细化管理程度,这家企业的成本和收益做得怎么样,都能体现自家的核心竞争能力上,这也是最公平最有效率的方式。”万里说。

在追求点位的数量和质量的同时,也必须有抢占市场的速度。

目前,街电在北上广深杭成6大城市已经铺设20万个点位。据万里透露,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行业开始往嘉定、石家庄、宜昌这样的下沉城市铺点,街电则在胡焕庸线以东的城市(即46%的国土面积,有96%的人口的300多个城市)完成铺设点位。

对下沉市场,街电的做法是,争取在下沉城市都有点位——并非大面积地铺,而是选择核心地段试水,因为下沉城市目前仍然需要市场教育——与一二线城市用户不同,下沉城市用户对价格更敏感,生活与工作的半径相对更小。

“一线城市用户离家工作可能需要1到1个半小时交通时间,但下沉城市用户的工作与居住距离更短,对充电宝的需求不一定有那么强烈,所以在价格方面会更便宜。”

03 共享充电宝的“局

作为重度用户,光是2019年上半年,苹果手机用户甘米在共享充电宝上已经花费超过180元人民币,假设按照60元的单价,已经够她换3个充电宝。而且,在这笔费用中,有至少六分之一的费用是由于忘记归还充电宝而造成的。

与街电的收入以90%租金+10%广告构成不同,任牧透露,来电科技50%以上是租金,其次是由违约订单产生的充电宝售卖,接着才是广告产生的营收。根据来电的数据显示,苹果手机用户确实是共享充电宝特别喜欢的用户,“因为苹果耗电快,电池不扛用。”

共享充电宝的赚钱造血能力越来越强。任牧认为,2019年年度收入能否达到5亿元,将是共享充电宝行业的生死线——5亿元只是及格线,如果连这个数字都做不到,“这家企业在行业里就不会有太大存在和价值。”

对于美团是否入局,任牧认为对方这次是来真的,美团进来对整个行业是一件好事。因为共享充电宝仍然有大量的空白市场,足够容纳其他玩家,而美团入局后,一定会实践这个行业中许多有待验证的想象空间的可能性,甚至有机会改变三电一兽的格局。

随着5G的加速落地,手机的耗电率将是4G的2.5倍,共享充电宝的需求将被激发得更厉害,这是共享充电宝企业看得见的机会。但看不见的危机是,在这个过程中,是否会出现代替充电宝的充电技术,从而取代共享充电宝,并导致市场萎缩?

来电通过对电力技术的研究认为,这种情况在5年时间内不会出现。但5年后呢?

任牧的答案是:这种情况的应对各家头部企业都会有预案,根据不同团队及基因,选择不同的方向。腾讯一开始做的产品叫网络寻呼机,谁能想到腾讯现在啥都做?5年后的事,谁知道呢?

今日话题

快来说说,你每个月在共享充电宝上的花费是多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