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新生 城市进化的舍与留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锋面News,(ID:fengmiannews),作者:王柔金,36氪经授权转载

11月末,北方早已寒风萧瑟,广州街头依然夏日未央。穿梭在永庆坊街巷,鼻尖总可以嗅到若有似无的紫荆花香气。街巷间人来人往,一只灰黑相间的老猫窝花圃边晒着太阳,整条街散发着静谧、慵懒的气息。

似乎每一座城市都有这样一条老街,北京南锣鼓巷,上海小东门,成都宽窄巷子……它们在历史的年轮流转中逐渐老去,又在时代的更新改造中重新被唤醒。

对于拥有2200年历史的广州,西关永庆坊正是这样的存在。

永庆坊是广州第一个历史文化街区微改造项目,今年十一期间,永庆坊完成了二期首批示范段、骑楼段工程修缮,正式对外开放。

从2016年10月一期开业到今年10月二期示范段开放,三年时间,永庆坊走过了怎样的历程?在新旧融合当中,又有哪些关于传承、创新与坚守的故事?

我们尝试做一个观察者和见证者,将它们一一记录下来。

新旧融合下的去与留

不下雨的午后,梁伯喜欢坐在自家门前纳凉。狭长街道上,三三两两的游客从他面前走过。对于这种场景,梁伯早已习以为常。

梁伯身后,是他未经修饰改造的家。高脚屋檐凌厉明晰,被岁月磋磨得已经暗沉灰黑的简陋水泥墙壁,一扇老旧铁门镶嵌其中,与街对面的红砖白瓦对比鲜明。

这是属于永庆坊的特有景象。虽然在恩宁路显露出破败景象之前,很多居民就选择离开这里住进高楼,但仍有十二户原住民民留了下来,尝试着与这片焕新后的老街区共生。

永庆坊街区

迫于西关老城区城市空心化困局愈发严重,昔日繁华和记忆随着年轻人才外流、房屋老化逐渐破败、消散,2016年,荔湾区城市更新局和万科地产联手启动永庆坊微改造工程。

双方约定,万科地产建设及运营永庆坊一期项目,荔湾区给予开发商15年经营权,期满后交回给区政府。改造的大原则是“不搞大拆大建,要修旧如旧”。 同年10月,永庆坊一期正式开业。

重新进入大众视野的永庆坊,没有百分百复原一个老广州,而是运用新旧元素的结合让街道“活“起来。

“一方面是保持原有建筑的外轮廓不变,再对建筑立面进行更新、保护和整饰,比如李小龙祖居这边,我们主要是原样进行修复,对结构进行灌浆加固,让其能够保持原有的西关风情。另一方面,很多时尚活泼元素也被设计师添加到这个古老的街道中。” 

负责永庆坊改造的万科集团恩宁路项目副总经理陈嘉健在接受采访时介绍,对于完全坍塌的建筑,通常采用两个策略:如果位置靠近很多传统历史建筑,就按照原本的传统历史建筑模式来建造;如果是处于街角和转角位置,则会适当使用玻璃幕墙结构,营造在老城区探幽寻秘的趣味性。

建筑形态改造只是老街区活化的外在表象,永庆坊微改造本质上还是老街区与新生活的融合——通过修缮存量房屋、改造基础设施,满足现代生活和商业、旅游等需求,同时,也为历史街区注入了新业态、带来新人群。

微改造后的永庆坊遍布着餐厅、咖啡馆、服装、手工、艺术、创意、民宿等新商业元素,并通过打通连接部分建筑,实现楼下店铺上楼办公的业态组合。

这些变化让同样是附近原住民的滢滢很是欣喜。从小在这里长大的她还深深记得,小时候妈妈每天带着她来回穿梭在恩宁路街巷逛街买菜的情景。

曾经,在恩宁路要大拆的时候,她以为儿时记忆会就此失去,但没想到有一天永庆坊换了一个方式重新焕发出这条老街的生机。

已经成为一名插画师的滢滢,如今在永庆坊开了一家文化创意店。店铺橱窗里,摆着她从世界各地淘来的文艺摆件,以及与团队一起创作的创意产品。一个木雕铜纹的手工相框、一沓粤式老剧《72家房客》的创意贴纸,都是她的得意之作。

店铺以女儿的名字来命名,对于滢滢来说,这是另一个故事的传承。

我们要给下一代留下什么?

流行大拆大建的年代,广州有过无数一夜暴富的拆迁神话。比如赫赫有名的猎德村、杨箕村,其每年举办的超千席奢华村宴,曾经羡煞了无数新旧广州人。

永庆坊曾经也面临着旧建筑全部拆除、历史街巷永远消失的命运。

“老广们”至今对于十年前的那场老西关集体记忆“保卫战”印象深刻:180多户居名联名上书、社会多方量共同发声、互相角力,再加上旧城历史遗留的房屋产权不明晰、居住人口复杂、利益诉求多样等现实问题。最终,先拆再建的改造计划被搁置,恩宁路改造工作也就此停步。

永庆坊对面未改造的街区 

直到2016年,广州市政府出台了《广州市城市更新办法》及配套文件,提出了“微改造”的更新方式,因为“拆还是不拆”困扰10年之久的恩宁路改造被重新提上了议程,恩宁路永庆坊片区由此成为广州第一个历史文化街区微改造项目。

永庆坊改造前后对比图

要在高额经济效益和“暴富型”拆迁中,选择回归历史保护、回归人文价值,无论是从政府、企业还是居民角度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在47岁的蒋女士看来,相较于赤裸裸的财富效应,更为重要的或许是:我们要给下一代留下些什么?

蒋女士是永庆坊里一家民宿的创始人。在即将知天命的年纪放弃了投身近20年的环保事业,转身进入文化创意行业,缘起于女儿的出生。

作为一个湖南定居广州的新移民,蒋女士在看好文化产业未来的同时,也是想再出发重新打造一份可以陪伴女儿一起成长、有意义的事业。她以永庆坊为新起点创立了归·觅品牌,将古建筑作为文化传承的载体,希望可以打造一处人们驻足、体验与寻根之地。

蒋女士说,目前她的民宿并没有怎么赚钱。但直觉告诉她,和环保产业一样,文化产业是值得用二十年甚至一生去为之坚守的事业。

当情怀遭遇现实

新与旧的碰撞,坚守与创新的对话,在今天的永庆坊经常性发生。

炑埜乌龙茶院的徐老板最近研发了两款新品乌龙茶饮——柠檬乌龙茶和梅子乌龙茶。老徐告诉锋面News,在推出这两款含糖茶饮新品的当天,店里的点单率提高了一倍。

35岁的老徐在开这家茶院之前,是一名小有成就的建筑设计师,在图纸上画画改改了十几年后,老徐决定换一种方式生活。

作为一名潮汕人,老徐从小受潮汕茶文化熏陶,他觉得中国这种传统制茶工艺既养生又健康,为什么不将它发扬光大?

在看了很多店铺后,老徐把人生第一家乌龙茶院落在了永庆坊。他尝试在传统制茶工艺中加入创新元素,让它在健康养生的同时,口味也变得更适合当代人、尤其是年轻人的口味。

开业一段时间后,老徐发现与健康养生但口味偏淡、偏苦涩的传统茶饮相比,多糖、多热量的奶茶、果茶更能带来流量。基于这个现实,老徐不得不在原本只有健康茶饮清单里,添加上更多“甜香”元素。

“这不是向现实低头,而是不同客人有不同需求,我们必须在情怀追求与商业价值中寻找一个平衡点。唯有这样,这份事业才是可持续的。”老徐说。

老徐认为,自己茶铺所经历的与永庆坊当下的境况十分类似,因为要平衡政府、企业、租户、居民等多方诉求,使得永庆坊长期以来各项工作的推进都较为缓慢。

虽然永庆坊一期开业已经超过三年,但站在商家角度,老徐认为,这个项目依然有太多可以提升的空间。比如,一期建筑面积过小、游客停留时间不足,商业业态缺乏统一调性和规划、业态不够丰富多元,包括一些路标指引等基础设施也可以做得更好、更清晰等。

而在业内人士看来,永庆坊是广州第一个城市更新微改造项目,没有参照物,一切都是在摸索中前行。这样改到底对不对?好不好?没有人能轻易下结论。这也是造成之前永庆坊微改造发展较为缓慢的原因所在。

永庆坊二期改造似乎更恰逢其时、水道渠成。在一期微改造初见成效的作用下,二期改造得以加速推进。相比一期,永庆坊二期改造总建筑面积约7.2万平方米,是一期的10倍大,总投资超过10亿元。业态也更丰富多元,计划引入的业态包括了非遗文化展示、创意办公、餐饮民宿和商业配套。

尽管并不是很满意一期的改造效果,但老徐说,如果二期有租金和位置合适的地方,自己还会再拿下一家店来开民宿。

他说,西关是广州文化底蕴最深厚的地方,相信在坚守情怀的同时,也一定能赚来财富。

分享到